畫說父親的愛 「老奴」猴靈猴現

傳統文人畫家多愛畫猿,而畫猴的畫家很少。畫家眼中的猿與猴也大不相同。陳其寬的「老奴」以老猴讓身體供小猴嬉鬧的景象自嘲。圖/林芙美提供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 喜歡畫猿的「渡海三家」之一、舊王孫溥心畬有高見。溥心畬有篇文章「論猿」對猿猴的個性差異有精闡剖析。他寫道:「古人畫猿不畫猴者,猴躁而猿靜。猴喜殘生物,時擾行旅;猿在深山,攀藤飲水,與人無競;比猿於君子,比猴為小人。」猿有靈性猴頑皮愛猿、養猿又畫猿的水墨畫大師張大千也曾說,猿與猴子是不同的,一般人總是分不清。他讚美:「猿是世界上最有靈性」的動物,卻嫌猴子「難分好歹」。張大千批評,餵猴子吃東西,猴子明明吃飽了,也要啃一口再吐掉,接過來再拋掉;而猿吃飽了之後就不要。所以他「從來不養猴子」。山中美猴是麻豆幸好,也有畫家幫猴子「平反」。已故畫家陳其寬是少數愛畫猴子的畫家,在他筆下頑皮的猴子活靈活現,相當擬人化,扶老攜幼還很顧家。耐人尋味的是,陳其寬畫猴竟與二次世界大戰有淵源。一九四四年,就讀於中央大學建築系的陳其寬,尚未畢業即被徵召到印緬戰區去當翻譯官。陳其寬遺孀林芙美回憶,當時因中美兩國攜手營救英國兵,需要大量翻譯官,被徵召的陳其寬因而進入位於緬甸深山裡的指揮部,整天跟著猴子一起生活。秉持畫家敏感、善觀察的天性,猴子竟成為他研發突破創新中國書畫的「模特兒」。沒骨畫法盡神髓「我選擇猴子,因為猴子四肢的展開,它整個存在很像中國字。」陳其寬生前曾如此形容。林芙美說,陳其寬認為其他動物的肢體動作都不如猴子靈活,而陳「畫畫像寫書法」,就以一筆到位、簡潔有力的沒骨畫法,展現猴子靈巧又聰明的特質。不過,猴子的兩眼原本很貼近,看來「很精明」,陳其寬刻意將猴子的兩眼畫得開一些,看來沒那麼精明,而添了可愛的氣息。五猴戲耍喜年來終其一生,陳其寬持續畫猴子,從單隻、兩隻一直擴展到「眾生相」,他以半抽象的簡筆描繪過的猴子難以數計,讓人感受到悠遊自在的逸趣。他甚至幽默以猴子自嘲自己老來得子。陳其寬四十五歲那年才娶了小他廿歲的林芙美,翌年當了「老爸」。他有一幅經典的猴畫題名為「老奴」,只見畫中一隻老猴以手托腮,讓自己的身體供小猴們嬉鬧,以比喻「俯首甘為孺子牛」。逢丙申猴年,林芙美匯集陳其寬五幅猴畫設計成猴年紅包,取名「豐收」的猴年紅包組合,可摺疊如屏風般成為桌上的擺飾,加起來共有七隻猴子。林芙美說,「七」是上帝的數字,丙申猴年應是個豐收好年。幾千年來 誤會大啦露出那條尾巴…猿猴大不同猿猴、猿猴,大眾習慣把猿與猴連在一起;但動物學者說,猿與猴大不同。今年適逢丙申猴年,動物學者教您一次搞懂猴與猿有多麼不同。專精動物學的台博館副館長林華慶比較說,猿與猴雖同屬靈長目,但分屬不同科。從解剖學來看,牠們的骨骼構造不同;社會行為及習性也很不一樣。從外觀上來看,猿與猴最明顯的差別在於「尾巴」。「猿沒有外露的尾巴;而絕大多數的猴子有尾巴。」林華慶比較說,由於上下肢比例的不同,讓猿與猴的走路姿勢大不同。猿的上肢長而猴子的下肢長。猿因為上肢較長,走起路來手掌朝上,而手背碰地或貼地。而猴子走路手掌朝下或觸地。此外,猿的肩關節較靈活,雙手可以一百八十度伸展,因而可以做更多的動作。猴子的肩關節沒那麼靈活,動作較受限。林華慶說,猿比猴子聰明,又可分黑猩猩、金剛猩猩、紅毛猩猩及長臂猿等。其中,體形較大的黑猩猩、金剛猩猩、紅毛猩猩被歸為巨猿類,跟人類很接近;黑猩猩是公認跟人類智商最接近的靈長類動物。另,猴子皆群居,有猴王及嚴密的位序。林華慶說,被捕後放生的猴子由於是陌生的個體,想進入群體會遭到驅趕。至於猿,紅毛猩猩喜獨居、長臂猿成對出現或是伴同子女的小家庭群居;其他習慣群居的猿類也有嚴密的位序。猴子的種類不少,林華慶說,在台灣只有台灣獼猴,國外尚有金絲猴以及較原始的狐猴。狐猴的頭長得像狐狸,但屬於猿猴類。至於猿猴的飲食習慣,林華慶說,黑猩猩為雜食性動物,大猩猩多半吃素,長臂猿也是。猴子則多半雜食。喜歡畫猿的溥心畬有篇文章「論猿」對猿猴的個性差異有精闡剖析。文中寫道:「古人畫猿不畫猴者,猴躁而猿靜。猴喜殘生物,時擾行旅;猿在深山,攀藤飲水,與人無競;比猿於君子,比猴為小人。」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

新聞出處---http://udn.com/news/story/7013/1476293





創作者介紹

邱慶麟

yhamrclifto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